天水市集考察有感,平台交易额突破40亿元

不实地考察市场,你无法了解贺州,就更加不了解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市级市场,是如何上演农资价格大战的。如果你想来贺州做农资,也许这篇富川行会对你有所帮助。

如果你想做贺州市场,这篇文章也许对你有帮助。

作者:南方农村报记者 王俊涛 摄影 郑建斯

来做贺州市场必做富川,你可以不设贺州代理,但是你一定要设富川代理或者直接做到镇级。

来贺州做农资需要勇气和谋略,在这个被世人称之为广西”十四阿哥“的地方,想要做好或者做起来,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走访的这几天,深有体会!

我国农业产业升级、技术更新、销售渠道持续扩大,但农村金融服务却长期供应不足,甚至存在很多空白区域,农民的金融服务长期得不到满足。近年,互联网金融在农业行业中蓬勃发展,但农业本身存在分散经营、生产模式和信息的滞后性,贸然进入极有可能令农户、农资流通商和投资者三方皆伤。因此,如何利用各种熟悉的产业链和供应链,来实现更为稳定的资产端开拓,是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农业行业站稳脚跟的关键。

这是为什么呢?笔者考察的这几天发现,在富川一个好的零售店的销量可能比八步代理商的还要高。而且这边的零售店规模和农资品种非常齐全。造成这种格局的其实最主要原因就是——富川脐橙,这里的脐橙就像“水稻”一样,家家户户都种有。从大的格局来说富川是贺州地区种植“柑橘”类水果最早的地方。当然在广东、荔浦柑橘大面积爆发“黄龙病”的时候,给了贺州更多的选择。近年来从梧州沙头镇、荔浦、广东等地来贺州种柑橘的老板越来越多。地租一路上涨,山上没有地就在水田里面种。照这样下去,贺州将会变成柑橘种植大市,而富川又是重中之种。所以说在富川的复合肥没有零售价格,只有批发价格。换句话说在这里要肥料的农户,大多数不是按包要的而是按吨要的,一个小小零售店走个一百多吨肥料那是很正常的事。

贺州——在农资界从来不会单独划分。

“农泰金融定位为农业产业链金融服务,服务场景包括农药、肥料、种子、土地、农机、农产品收购等板块,努力打造“有钱没钱找农泰”的行业印象,目标是成为中国农业金融的领跑者。”在2017中国(桂林)新型肥料暨新模式G20峰会上,农泰金融华南融资总监陈春利向与会者介绍。

此行笔者还发现,有机肥和液体肥料,果树高端农药市场非常的大。

要么划分为桂林区域,要么就是梧州,要么就是桂林、梧州、贺州一个区。贺州总是一个被遗忘的孩子,也许跑这一带的业务员,大半年时间都是在桂林或者梧州,贺州几乎很少来。所以贺州市场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地位,不上不下的。

图片 1

从到富川的一路上,看见非常多的有机肥直销点。本土最大的应该是温氏的润田有机肥,最高端的看见是“木里木美”的零售价4000多一吨,莲花氨基酸型有机肥遍地都是,广西生产的粉剂有机肥大多价格在1000上下,而且这里对生物菌种有机肥认识度非常的高。今天不懂行情给一个农户报了个不到1000元/吨的有机肥,直接被农户否定。“那么便宜,能有什么用,我们要都是要高端的产品”。这也难怪南宁厂家跑个几百公里来做富川市场的原因,其实笔者这几天还见到个武汉的同行直接跑来做富川的。

贺州——一个串货的天堂。

农泰金融华南融资总监陈春利

液体肥认识度也是贺州最高,什么价格的都有20kg有零售价100多的,有200多的,但是300多的真的比较少见。这边价格不高,但量确是非常的大。

农药基本靠桂林,大户要货跑广东。设代理商,形同虚设,也许在很多人眼中贺州农资市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图片 2

果树高端农药,这就不用说了。只要你东西好,价钱都不是问题。但是还是会遇到其他市场一样的问题,农药赊账非常严重。

贺州——复合肥一个传奇的市场

据悉,农泰金融是在国家大力推动互联网金融的大政策背景下,由上市公司诺普信战略投资成立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是为深耕农业市场精心打造和布局的又一家旗舰企业。公司专注于中国农业产业链金融领域,致力于为大三农产业链上的各相关方提供资金支持。

大量元素冲施肥产品,5kg的大多数零售价110元。笔者今天看到祥云肥料出品的5kg报零售价110元,金正大的也差不多。不过看见有四川德美出品的500g的产品零售价是15元,这种小规格产品估计是广西这边定制的。但是基本上祥云、金正大、史丹利生产的大量水溶肥产品结板非常严重。还见到有非常便宜的产品,产品质量也是非常的差。整个行情是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鱼龙混杂。

你说就这么一个市场,复合肥能传奇到什么地步。我想说的是复合肥卖到了尿素的利润,你信么!价格分水岭钟山货运站位置望高镇,这又是一个有争议的地方。2003年以前这里隶属钟山县,后来被强制划分到平桂管理区。所以贺州代理一般都不会做到这个镇,自从开通了货运站,钟山县代理和南宁上面的都相继在望高这个小地方扎根。春秋战国,各显神通,价格一路低迷。例如拿新洋丰产品来说15-15-15硫酸钾型的,在贺州上面批发价格都要2800-2900一吨。可是过了望高,钟山、富川等地,零售才卖到2900
。有人说到“贺州上面的批发价格,就是他们的零售价格”。更有18-18-18腐植酸型低cl产品赊到零售店手上到货价都不到2900/吨。铺点多,导致部分零售店开始恶性降价,三15硫酸钾最低硫酸钾卖到了145,零售店的利润控制不到100元/吨。真是苦了零售店,惠了老百姓啊。县代理不会管,厂家也懒得管,代理商经常说”厂家年年增加任务量,我们只有想办法完成,拿到代理权和应有的返点,足以“。

“目前,农泰金融已经与金正大、云图控股、史丹利等肥料领军企业以及包括跨国农化巨头企业在内的农药百强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在合作中逐步探索并进行合作模式及产品的优化升级。”陈春利表示,农泰金融在产业链上下游的系列产品实践,是以互联网金融的优势形成的对农业资产的专业化覆盖,针对农资行业的企业,对其上下游产业链条均能形成服务模式。

就言语来说这边说的基本都是桂林话,土话有少部分,沟通是没有问题的。要是到了钟山,说的基本都是本地土话,听都听不懂,沟通起来比较难。

贺州——三姑六婆齐上阵,县代理之间基本都是亲戚关系。

图片 3

不过这里的店面好像都很牛x的,很多是爱理不理或者就是说空话。这边对接的都是厂家,不管批发商还是好一点的零售商。其实他们说得很对在这个信息化时代,在农资电商越演越烈的时候,只要你有钱就可以要到你想要的产品,这里随时都可以发生“蛇吞大象”的现象,一个零售商把自己的批发商给干掉了,结果批发商变成的零售商,零售商变成了批发商。在富川要是你是厂家,有好的产品你可以来试下。要是你是批发商,要是你没有拳头产品~可能在这里你会碰很多的壁。

好多点都是老农资人,说出来都吓人,好一点的都是县代理有关系的。所以要是做一般复合肥真的是难,这个难其实是他们自己恶意竞争造成的,所以以望高分界钟山一带都是走180以下的产品居多。当然,像金正大,沃夫特的产品也可以走,不过价格和销量远远不如八步区域。

农泰金融在上线两年的时间里,依托于上市公司或行业实力雄厚的农资厂家作为核心企业,辐射到下游经销商、零售店、种植户乃至农户,进行产业链闭环的服务。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想要做贺州市场的就来这里看看吧。坐着动车来贺州,贺州欢迎您。

有机无机肥和生物有机肥产品,有市场亮点。在复合肥大乱的情况下,这类产品居然站住了市场。像类似莲花生产的,保济丸式的氨基酸颗粒有机肥,80斤的零售价普遍在80~100的幅度,而且利润可观。

针对经销商,农泰金融以厂家与经销商多年合作积累的销售数据为主要依据进行风险控制,资金定向支付到厂家,解决厂家赊销,经销商集中采购的资金缺口。

液体肥料将会成为下一个亮点。目前贺州地区大力推广柑橘种植,目前有大部分广东和桂林老板在贺州开始接近疯狂的租地种植,大量水田被破坏。本区域基地普遍技术落后,而且苗都在1~2年,正是推广液体肥料或者方案套餐的黄金期。

针对零售店,农泰金融与经销商合作,资金定向支付给经销商,经销商向零售店发货,从而盘活经销商资金,锁定销量,提高资金周转,降低赊账回款时间长的风险。

总之,想在贺州这片土地做强做大,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资金,也许更缺的是智慧。

针对农户,农泰金融与经销商或者规模较大的零售商合作,农户向经销商购买大品牌农资,使用惠农贷支付,实现经销商赊销改贷款,经销商快速回笼资金,三方受益。

图片 4

农泰金融为与会种植专业户介绍服务模式

“在黑龙江省讷河市,农泰金融摸索出以土地为核心的全产业链合作模式。”陈春利介绍,具体操作方法为:首先,通过经销商层面借款给农户,农户的土地流转至合作的经销商名下,控制收获权和补贴权;其次,农户的借款资金要定向用于种植,全程监控资金去向和种植过程;接着,收获季节颗粒归仓,统一进行粮食销售,若粮食价格低,由银行提供质押资金安全垫;最后,统一结算补贴和销售款,归还借款后将本金利润返还给农户。

凭借精准的市场定位和创新模式,农泰金融平台交易额截至日前突破40亿元,累积注册人数超18万人,发放贷款4000多笔,覆盖全国28个省市,覆盖耕地面积超2000万亩,成为全国农村金融领域领先的金融平台之一。

广西桂林市富隆农资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农化销售服务公司。近两年,公司总经理周以初广泛吸纳农化精英和技术骨干,组建农化服务团队常年驻守各乡镇柑橘基地,每年举办200多场培训会,服务广大零售商和果农,获得广泛好评,公司营业额扶摇直上。

然而,由于赊销普遍,公司偶尔遇到资金周转问题,这让周以初头痛不已。偶然机会,周以初接触到农泰金融,合作两次后就让她非常满意。“放款速度快,还款方便快捷,合作很愉快。”周以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