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一些区域大大猛氏兽主食竹开花枯死现状及应对艺术,地震产生竹子大量闭眼

四川省林业厅

    2004年北川县大熊猫栖息地生态监测发现团竹大面积开花枯死后,四川省林业厅对四川大熊猫栖息地特别是岷山山系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枯死情况进行了调查统计和持续监测。截至2007年10月,全省35个大熊猫分布县中在北川、松潘、平武、若尔盖等14个县发现大熊猫主食竹开花面积约6.09万公顷,占四川省大熊猫主食竹总面积的3.5%。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枯死总体上呈零散分布,但在局部区域成片发生,以若尔盖县与九寨沟县交界区域以及北川、平武、松潘三县交界区域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情况较为严重,其中若尔盖-九寨沟片区生长的缺苞箭竹、华西箭竹开花率超过70%,部分区域高达90%;北川-平武-松潘片区海拔2700米以上的团竹全部开花、缺苞箭竹50%开花,2700米以下的华西箭竹未开花。
    为防止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枯死对野生大熊猫造成严重危害,2004年以来,四川省林业厅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积极主动应对:印发了《关于切实加强大熊猫保护抢救工作的通知》和《四川省大熊猫主食竹大面积开花应急预案》,建立起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报告制度,做好了应对大熊猫受灾的应急处置准备;严密监测大熊猫可食竹开花动态,分析发展趋势,制定针对性措施;对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情况严重的区域进行现场调查和业务指导。
    截至目前,大熊猫主食竹开花在可控制范围之内,全省没有发现因局部区域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枯死造成野生大熊猫受灾和死亡的案例。四川省林业厅以及大熊猫分布区林业主管部门和大熊猫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正继续严密监测大熊猫主食竹开花的发展趋势,一旦情况恶化,将立即启动四川省大熊猫主食竹大面积开花应急预案,确保国宝大熊猫的安全。
    近期国内外媒体对四川省局部区域大熊猫主食竹开花情况进行了大量报道,其中个别报道与事实有一定偏差。

摘要: 1983年箭竹开花,熊猫种群数量下降了40%,此次地震影响比1983年更甚
最近野生大熊猫连续“下山”引人担忧,去年11月已有一只死亡
在团团圆圆吸引世人目光同时,他们的兄弟姐妹和家园正经历一场危机
“汶川大地震对四川大熊猫栖息地造成了严重破坏,由于低海拔地区竹子大地震致使竹子大量死亡
四川卧龙大熊猫危急!(图)
1983年箭竹开花,熊猫种群数量下降了40%,此次地震影响比1983年更甚
最近野生大熊猫连续“下山”引人担忧,去年11月已有一只死亡
在团团圆圆吸引世人目光同时,他们的兄弟姐妹和家园正经历一场危机
“汶川大地震对四川大熊猫栖息地造成了严重破坏,由于低海拔地区竹子大量死亡,大熊猫会面临食物短缺等生存挑战,这个冬天不能排除有更多野生大熊猫生病甚至死亡。”
四川卧龙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主任张和民此间在香港透露的消息让人们从国宝团团、圆圆风光赴台转向了他们背后的家园———四川卧龙。
卧龙是享誉中外的大熊猫乐园,由于距离震中映秀直线距离不足10公里,卧龙在汶川大地震中受到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这个冬季大熊猫日子会十分难过。在低海拔地区,大熊猫赖以为生的竹子已大片死亡,野生大熊猫将面临严酷的寒冬。”
“最近,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救治的一只野生大熊猫已经死亡,这种情况还有可能发生,同时,其他保护区也已经发现生病的大熊猫。”
“相比于1983年的竹子大面积开花死亡,这次地震的破坏对熊猫种群的繁衍生息有着更深远的影响,对熊猫的危害比1983年还厉害。”
张和民的这些话是事实还是危言耸听? 卧龙到底怎么样了?
冬季冰雪渐进,大熊猫能熬过残酷的冬天吗? 野生大熊猫之死
野生大熊猫的连续“下山”到人居住的地方,引起了专家们的高度专注。
去年10月26日一早,卧龙耿达乡幸福村四组的邓文品在家附近的菜地里发现了一只野生的大熊猫,初看还以为是一个人趴在那里。
这只大熊猫看起来很虚弱,饥肠辘辘的样子,两眼无神地望着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让邓文品意识到需要赶紧向上级报告。
于是,这只大熊猫成为震后被发现并抢救的首只野生大熊猫。
发现这只病饿大熊猫后,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工作人员随即将其送到卧龙自然保护区核桃坪基地的野生动物医院进行抢救。
检查发现,该大熊猫年龄偏大,极度营养不良、贫血,患有严重蛔虫感染及肝胆、胰腺、肾脏、心脏等实质器官不同程度变形、水肿和功能衰竭。
随后,兽医对它进行了综合治疗,其病情得到暂时缓解,但身体仍十分虚弱。
研究中心还专门抽调了工作人员精心照顾这只大熊猫,并加强室内保温、营养补给和护理等。
遗憾的是,11月8日9时50分,在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专家对它进行抢救的过程中,它因多脏器功能衰竭不幸死亡。
与此相近,去年10月29日,唐家河自然保护区也发现了一只“下山”的野生大熊猫,也呈现饥饿状态,幸运的是,这只大熊猫活了下来。
野生大熊猫的连续“下山”到人居住的地方,引起了专家们的高度关注。张和民分析,地震灾害致使大熊猫栖息环境破坏,它们突然闯入低海拔人类活动区域实在迫不得已。
耿达乡乡长周平章是卧龙的“活地图”,也是研究熊猫的土专家,他长期坚持巡山,卧龙境内的主要山沟他都去过。曾经两次见过野生大熊猫,还见过几次还冒着热气的熊猫粪便。
据周平章总结的经验,一般情况下,熊猫下山主要有四种原因:
一是食物短缺,如饥饿等; 二是生病,主要有肠胃病、口腔病等;
三是寻偶、发情; 四是其他特殊情况,比如收到其他野生动物干扰等。
周平章认为,这个时候,野生大熊猫下山并出现在居民区主要是因为饥饿和生病。那些自然老化的熊猫一般会死在洞穴内。
周还判断,随着山上下大雪,竹子被大雪覆盖,短期内,完全有可能出现熊猫下山的情况。
记者在卧龙采访的时候,天上就已经开始飘起雪花,放眼望去,四处的山上,早已经是白茫茫的。当地百姓告诉记者:“山上的雪更大!他们现在根本不敢上山。”
震殇
“团团、圆圆,万一有个闪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不能破坏了祖国统一大业。”
即使是现在你想进入卧龙,仍然要经历一条随时可能发生有生命危险的乱石路,就是这条乱石路,也是10月15日才勉强修通的。
卧龙通往映秀的道路因为经过震中,破坏最为严重。记者进卧龙的时候,走的就是这条路,越野车行其中,满眼都是巨石,根本就不叫什么路,有种时空错乱,乱石穿空的感觉。
卧龙所处的四川阿坝州委书记侍俊在走这条路的时候感叹:“什么叫山河破碎?走一走省道303线映秀到耿达的道路就知道了!”
新华社四川分社的司机宋师傅在这条路上有着死里逃生的经历,当时山上的一块大石头滚下来,差点压着了车。几乎跑遍了地震灾区的宋师傅认为,就数这条路破坏最严重最危险。
记者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来说明道路的艰险,其实就是想衬托熊猫家园被破坏的严重程度,走在乱石路上,你放眼能看到的全是被撕裂的山体,大面积的划破,大片的树林和竹林被淹没,早就死亡,在路边还能看到大量死亡的树木。
依然惨淡的现状不得不让人们直面“512”,那一天,地动山摇,国宝大熊猫也没有能躲过劫难。
在地震中,熊猫团团、圆圆的圈舍是破坏最严重的,他们圈舍后面的山体垮塌,巨大的石块将圈舍完全毁坏。幸运的是机警的团团、圆圆都跑出了圈舍。去年5月12日,团团被救出;5天后,圆圆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也被救出。
“真是幸运,团团、圆圆都安然无恙,万一有个闪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卧龙特别行政区党群工作部部长何晓安开玩笑说,可不能破坏了祖国统一大业。
现在,团团、圆圆已经在台北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在此次地震中,卧龙圈养大熊猫有1只死亡、1只失踪、1只受伤。32套大熊猫圈舍中有14套全部损毁,其余严重受损。
最惨的是大熊猫毛毛,不幸罹难,参加过毛毛送别仪式的卧龙基地副主任李德生说:“毛毛是一位英雄母亲,生前她产下了三胎五仔,虽然毛毛身材娇小,但是母性十足,每次产仔后都细心带仔、喂奶,是出了名的好妈妈。”
地震后5天,卧龙派出专业队伍去山上调查,当时是没有找到野生熊猫尸体,但扭角羚等大型动物均有尸体发现。
张和民透露,卧龙自然保护区大约有野生大熊猫150多只,圈养大熊猫142只。
地质灾害应急调查专家组对位于卧龙核桃坪的大熊猫基地鉴定的结果是安全隐患很大,严重威胁员工及大熊猫安全。
“熊猫无小事!”为确保大熊猫安全,卧龙研究中心制定了紧急转移大熊猫的避险疏散方案,并报请国家林业局和四川省林业厅批准。
根据疏散方案,先后向四川雅安碧峰峡大熊猫基地转移61只熊猫,这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团团、圆圆,还有27只转移到了成都大熊猫基地、福州大熊猫研究中心和番禺长隆野生动物园等地。
说到熊猫的大规模转移,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看到一只只的大熊猫往外转移,卧龙当地的百姓坐不住了,他们担心,熊猫都走完了,就希望熊猫能留下来给卧龙人留下希望。为此,卧龙特区特意留下了7只健康活泼的1岁半左右的熊猫。在离老基地大约4公里的地方,住起了临时修建的板房圈舍。
卧龙镇的尚副书记自豪地说,这可不是一般的板房,比人住的板房要厚一倍,价格也高很多。为了美观,他们甚至细心地把墙面也染成满是竹子的样子。
这7只熊猫分别叫水灵、清风、汪佳、文雨、香格、武俊、晴晴,他们的机灵和调皮也确实给卧龙人带来了希望和些许快乐。
记者在现场碰到了一名68岁的藏族老婆婆,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一次,她说她看到熊猫后感觉心里踏实。高兴的时候,这7只小家伙还会给人表演。
除去这7只“留守”的,多数的熊猫不得不走上了“背井离乡”之路。 背井离乡
大熊猫的心理也经历了地震及其搬家的考验,多数熊猫的烦躁感和趋人化倾向明显。
在成都大熊猫基地,记者看到了来自卧龙的四只“逃难”大熊猫,强强、紫云、紫霞(母)、戴立。他们是去年6月18日卧龙过来的,四只熊猫全是残疾,其中,强强最为严重,因为当年中过偷猎者的圈套,双腿被截肢,只能跪着走路。戴立的左后腿也严重受伤。而紫霞因为胸部受伤,身体一直比较虚弱,刚搬来成都不久,就感冒了,老是流鼻涕,过了十几天才好。
几个月以来,这四只熊猫和从卧龙来的两名饲养员一起,很少有别的人来。
原来住在条件还算不错,是新修的成都大熊猫基地的三期圈舍,但因为要搞旅游,这些“流浪猫”从上个月18日开始,被安排到了一个废弃不用的老兽医院里住。
记者在现场看到,里面潮湿黑暗,几乎看不到阳光。
虽然说熊猫不怕冷不怕潮湿,但总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很容易生病的。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紫霞又开始打喷嚏起来,声音很大。
饲养员小赖告诉记者:“又得给她喂些药了。”
他们计划把这四只熊猫搬到四川雅安碧峰峡大熊猫基地新修好的圈舍里,能看到阳光。
但在四川雅安碧峰峡大熊猫基地,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黄炎向记者透露,地震后转移到碧峰峡的卧龙怀孕大熊猫生的幼小熊猫身上出现了不少小痘痘,有可能的原因是碧峰峡的温度比卧龙还是要高一些,这也说明,卧龙才是大熊猫的最佳栖息地。
张和民表示,雅安虽然也是大熊猫栖息地,但气温偏高,不是最佳的生存地。卧龙大熊猫核心种群迁到雅安后,造成种群密度过大,有可能造成流行病暴发。“所以,有必要尽快完成卧龙自然保护区的重建工作。”
张透露,去年曾发生过一种传染病,死了两只熊猫,至今病因不明。所以他们想异地建大熊猫疫控中心,防止疾病传染,再对大熊猫产生重大打击。
最遗憾的是,还有两只熊猫受地震的影响而流产,其中,熊猫茜茜可能是因为被麻醉的时间太长的原因而流产。茜茜是地震时圈养大熊猫逃跑时间最长的熊猫。
这些大熊猫的心理也经历了地震及其搬家的考验。茜茜刚搬过来的时候,走路都蹑手蹑脚的,先用脚试探下地面,才敢走一步,好像总担心地又动起来。
而多数熊猫的烦躁感和趋人化倾向明显,工作人员经常要和熊猫亲密交流才行。
幸运的是,经过地震以来的逐步恢复,大熊猫的心理逐步恢复趋于正常。“我真正担心的还是野生大熊猫。”张和民说。
竹荒与开花 汶川大地震后,包括卧龙、成都等大熊猫的食用竹均受到很大影响。
一般来说,大熊猫的生存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水源、竹子和坡度小于30—40度的平缓地带。不幸的是,满足上述三个条件的地方已经很少了,特别是地震过后大片山体发生滑坡,吞噬着大熊猫的栖息地。
“熊猫并不怕冷,在雪地上睡一个晚上,雪都不化的,我担心的是没有吃的。”张和民多次给记者强调,“汶川大地震对四川大熊猫栖息地造成了严重破坏,由于低海拔地区竹子大量死亡,大熊猫会面临食物短缺等生存挑战,这个冬天不能排除有更多野生大熊猫生病甚至死亡。”
事实上,汶川大地震后,包括卧龙、成都等大熊猫的食用竹均受到很大影响。成都熊猫基地在绵阳等地的竹源地遭到严重破坏,已经影响到了大熊猫尤其是幼年大熊猫的正常生活。
“圈养大熊猫如此,野生大熊猫的境况更是令人担忧!”专家说,地震损毁的大熊猫栖息地有180万亩,其中位于邛崃山系的卧龙自然保护区受损特别严重。
张和民透露,令人感到痛心的是,卧龙保护区有7%的面积受重灾,而这一区域主要是熊猫活动的低海拔区域,这对熊猫的生存有着深远的影响。
他分析,野生熊猫是垂直迁徙的动物,按照季节的变化,从春季,大约3月份受孕后,从3月底下到低海拔地区,开始从低海拔的地区逐步向山上走,赶着吃竹笋,到6月份左右,大约要增重15-25公斤,才有利于其生崽。熊猫是最负责的妈妈,“根据我们的观察,熊猫可以抱着幼崽9天不吃不喝不动。”所以低海拔区域的竹子大面积死亡,对熊猫的生存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随着寒冬的到来,地震后低海拔地区食物的匮乏,野生大熊猫体能必然下降,最容易生病。”
张和民甚至认为,相比于1983年的竹子大面积开花死亡,这次地震的破坏对熊猫种群的繁衍生息有着更深远的影响,对熊猫的危害比1983年还厉害。
1983年箭竹大面积开花死亡,熊猫种群数量下降了40%,当时卧龙只剩下90只左右的熊猫,抢救了40多只,当时在卧龙直接发现熊猫尸体7只左右。
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总工程师严旬也认为,地震引发山体滑坡和森林大面积损毁,使很多大熊猫居住的洞穴受损或坍塌,“使熊猫赖以生存的一部分箭竹被埋没和砸毁,保护区内水体受到污染,直接威胁到熊猫的健康。”
此外,大面积、大区域的山体垮塌,也给熊猫的迁移造成自然阻隔。在很多地方,野生大熊猫陷入“独居”状态,雌雄个体之间失去相互联系的通道,形成“生殖孤岛”,可能进一步加剧大熊猫濒危状况。
更为可怕的预期是,已有媒体在讨论,地震之后,会否导致竹子大面积开花?
“竹子开花啰喂/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星星啊星星多美丽/明天的早餐在哪里……”这首歌是上世纪80年代国内广为传唱的一首歌曲,其流行的原因是,1983年,由于箭竹大面积开花,给大熊猫带来了生存危机,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和全国性的捐款活动。
有资料显示:1974年起,岷山地区陆续出现缺苞箭竹开花,曾引起国家的关注,甚至一度考虑将卧龙大熊猫保护区迁址至神龙架。
1976年,发生里氏7.2级松潘—平武大地震。
1983年,邛崃山发生竹子大面积开花,造成全国大熊猫饿死138只。
而这一次地震之前,从2005年开始,岷山山系的竹子正在大面积开花枯死。
四川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站副站长杨旭煜此前透露,截至2007年底,开花竹总面积达到2.4万公顷,占四川大熊猫主食竹面积的1.4%;有9种大熊猫主食竹开花,占四川大熊猫主食竹的30%,其中尤以若尔盖与九寨沟交界区和平武、松潘、北川交界区最为严重。而这一趋势,还在继续之中。
巧合还是必然?“竹子开花有一定的周期,一般是50~60年。距离1974年岷山竹子开花,至今才30多年,周期未到。但是,地震会否导致竹子开花提前,我也不知道。”张和民说。
张和民对此表示乐观,他认为,竹子开花,从理论上讲,当时是有影响的,但如果低海拔的竹子没有被破坏,如果竹子的品种不是单一的,问题就不是很大,否则,就会影响很严重。但从卧龙的实践来看,竹子开花的影响应该不会特别大,最担心的,还是低海拔的竹子出现问题。
严旬则透露,国家林业局将对竹子进行严密监测,防范震后竹子大面积开花和成片死亡造成熊猫的粮食短缺。
针对病饿大熊猫多数发生在冬春季节的情况,四川省林业厅要求凡有可食竹开花情况的县及自然保护区,加大巡护监测力度,做到及时掌握竹子开花变化情况,及时评估可食竹开花对大熊猫生存环境的影响。
重建 卧龙的气候、环境、植被十分适宜发展大熊猫圈养种群,天佑卧龙。
卧龙破坏严重,能不能把熊猫基地搬到其他安全的地方算了?
一开始,就有人提出这样的想法,甚至有报道说,中国目前已经有意为大熊猫挑选第二故乡,而专家认为,在所有竞选大熊猫第二故乡的省份中,浙江极具优势。
“大熊猫生活环境受地震影响持续恶化的情况表明,我们必须重建卧龙,因为卧龙是大熊猫的最佳栖息地,是中国保证大熊猫生存发展的关键。”
作为卧龙当家人,张和民态度坚决,“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在卧龙20多年的发展经验证明,卧龙的气候、环境、植被十分适宜发展大熊猫圈养种群和进行圈养大熊猫野外放归实验等研究。”
经过科学论证,有关方面决定在卧龙耿达乡境内的黄草坪继续建设新的中国大熊猫研究中心,原来的中心将改造成遗址公园,由广东揭阳负责援建。
周平章告诉记者,野生大熊猫对生存环境非常讲究,在耿达乡境内,黄草坪所在的整个幸福沟是大熊猫分布比较密集的地方,比原来基地所在的核桃坪还多。
一个可以证明的例子是,1983年以来,在耿达乡境内,一共有十几次熊猫下山被发现的情况。因为熊猫家园的特殊性,卧龙其他灾区都是一个地方援建不同,享受到了特别待遇,由广东(具体为揭阳与潮州)和香港一起援建。
据说当时还有一个故事,香港特区政府积极表示要援建灾区,温总理指示,那你们就援建卧龙吧!也有说是香港方面主动提出要援建熊猫家园卧龙的。
结果是,卧龙就成为由两个地方援建的“特区”。
考虑百姓和熊猫,卧龙能选择的只有群众安置与环境保护同步的路子。
从地震来看,保护区原本的良好环境保护了大家,整个卧龙只死了6个,伤了59名农民。张和民说他在地震后都有点相信命了,他认为大熊猫是灵物,天佑卧龙。
“对当地老百姓的重建,卧龙鼓励相对集中安置,我们为当地老百姓选择了14个安置点,把原来住在山上占总数40%的农民搬下山。”揭阳市对口援建卧龙镇工作小组组长陈定雄告诉记者,“这样可腾出更多的地方为大熊猫种竹子,也为当地百姓增加收入。争取两三年内完成当地百姓的安置,尽快恢复低海拔地区的竹子。”
香港立法会1月20日将开会讨论26个项目,总计约15亿的援建卧龙项目问题,如能获得通过,熊猫家园重建将走上快车道。
广东方面的工作也是卓有成效,卧龙为感谢广东对他们的援助,决定将地震后初生的一对双胞胎熊猫的命名权交给揭阳和潮州。为此,揭阳和潮州在全市搞了规模盛大的征名活动。只是因为征集的名字实在太多,到目前还没有最后确定名字。
“要抢救大熊猫,除近期的应急措施外,从长远看,最应保护好大熊猫的生存环境,在大熊猫栖息地的低山河谷地区退耕还林,根据气候、土壤情况人工恢复不同的植被类型,并在林下引种多种熊猫喜食的竹种。”
现在,已有国内外的科学家认为,除非采取措施保护好大熊猫的天然栖息地,否则野生大熊猫在今后30年内会面临灭绝的危险。
“卧龙的百姓现在最关心两件事:一是他们在外面上学的孩子回来;二是大熊猫一定要回来。”
周平章相信,“今年启动重建,明年熊猫肯定会回来。”
现在的困境是,大熊猫如何度过残酷的冬天! (编辑:尧垚)

甘肃经济日报记者 祁玉洁

图片 1

图片 2

在中国,有三个中央直管的国家级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即四川卧龙、陕西佛坪及甘肃白水江。据2016年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显示,白水江保护区有野生大熊猫110只,居全国大熊猫自然保护区之首,占我国大熊猫总数的十分之一。

初冬时节,记者一路南行进入碧口,来到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碧口保护站。在保护站,甘肃白水江国家级大熊猫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刘万年详细介绍了保护区改革开放40年来,对国宝大熊猫保护所经历的几个阶段。

大熊猫保护机构应“急”而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几乎占全国大熊猫一半的岷山山系,森林消失,野生动物栖息地大面积减少,加之1976年发生两次7级以上地震,紧接着是岷山地区竹子大面积开花,给大熊猫的生存带来了灭顶之灾。

国家当时的调查结果显示:岷山地区大熊猫分布集中的四川省平武、青川、北川、九寨沟、松潘和甘肃省的文县,受灾面积525平方公里,共发现大熊猫尸体92具,其中文县就有34具。

为此,1976年11月,文县成立了保护抢救大熊猫领导小组,从野外救回病饿大熊猫12只。甘肃省农林局、武都地区、文县边抢救大熊猫,边将筹建自然保护区事宜提上了日程。

在国家高度关注下,1978年5月,白水江自然保护区在1963年划定的让水河金丝猴保护区的基础上应运而生。这一年,我国建立的十几处自然保护区,大多为拯救大熊猫而成立。这是国家对大熊猫种群不至灭绝作出的战略性举措。

随后,从1978年5月到1982年3月,保护区主要开展建设总体规划编制,保护区界限“林业三定”等工作,成为全国保护界线清楚,无林权争议的自然保护区之一。在此期间,确定了保护区管理模式,实行部、省、地三级管理,机构名称为林业部白水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为了更好地保护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建设了保护站;成立了森林公安局,建立了县、局、乡护林联防组织;组建了地县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同时,开展了大熊猫抢救与驯养繁殖工作,保护区大熊猫出访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拯救国宝大熊猫

保护机构完成初步建设,依然无法遏制大熊猫数量的减少,1983年,白马河、丹堡河区域大熊猫主食箭竹开花枯死面积达1127公顷,当时受灾范围波及四川和甘肃的全部大熊猫产区,四川大熊猫比七十年代减少了1000只,甘肃少了813只,大熊猫面临绝种危机。

为此,保护区组成106人的救灾队伍,分两组分赴白马河、丹堡河站辖区。建立白马河园草坡、丹堡河邵家梁灾情观察点,将仅有的10名专业技术干部固定在观察点。点面结合,从此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大熊猫救灾战斗。三年中,保护区的职工流血流汗,风餐露宿,挨饥受冻,全身心投入工作,除了抢救无效死亡3只,跟踪死亡1只,成功救治了12只。

刘万年介绍,从1992年到2008年,保护区一方面大力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及保护区基础资料的完善工作,一方面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了林政管护。尤其在1992年到2000年期间,毁林开荒、烧火地、种党参、砍木头倒卖、林缘村社狩猎……有恃无恐的违法行为屡禁不绝。在日常管护中,保护区职工挨打受气事件时有发生。

即使在十分困难的时期,保护区也没有丝毫松懈依法打击的力度。“建局以来,共查处林政案件1113起,治安案件421起,林业刑事案件115起,其中倒卖大熊猫皮张案4起。如1997年1月破获的倒卖4张大熊猫皮张案,涉案两省数县,为全国之最,19名犯罪分子伏法。这是迄今为止,公安局在体制不顺、人手少、牵涉面广的特殊情况下侦破的,成为了全国侦破大熊猫皮张倒卖案件的典范。”刘万年说。

2004年,白水江自然保护区完成了综合科学考察,查清了区内动植物、水文、气象等各类资源状况,为保护区走上科学化管理轨道打下了坚实基础。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值得庆幸的一件事,也是该局建局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1993年3月,灾难复又降临保护区,让水河流域渭儿沟、胡顺沟、黑阴沟、庙石沟的大熊猫主要食源缺苞箭竹又遇到死亡周期,占全区一半的大熊猫生命受到威胁。重灾区就有14只大熊猫活动。管理局迅速建起两个固定观察点,4个重点监测点,组建了抢救、医疗、后勤保障组织,开展了建局史上的第二次救灾。

正在这时,让水河流域悄然兴起一股采挖沙金狂潮。保护区的人马一分为二,一部分救灾,一部分查、刹、堵。一年之中至少组织三次以上大的行动,小行动接连不断,但采挖沙金多次死灰复燃,卷土重来。有报道中写道:“30多公里的河道上竟有270多金坑子,上万人在这里折腾,摆摊的、卖饭的,干什么的都有,白天机声隆隆,夜里灯火通明,本来应该十分宁静的自然保护区,变成了嘈杂闹市”。终于,在林业部的督办下、在舆论的监督下,在1998年5月20日,让水河谷的喧嚣声才平静下来。

在这期间的1993年9月,保护区与成都动物园合作繁育大熊猫成功,幼仔取名“健健”;1996年,保护区完成综合科学考察,并出版了《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综合科学考察报告》;1998年完成了森林资源规划设计调查,结论为:全区森林覆被率82.7﹪,比建局初增长8.8个百分点;2003年,全球环境基金GEF项目在保护区实施,白水江动植物博物馆建成对外开放。

1993年,岷堡沟保护站成立,保护区面积增加为22万公顷。

2001年,保护区加入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

2002年,天然林保护工程在保护区正式实施。

2007年,保护区面积进行调整,调整为现在的18.3万公顷。

从2008年“5·12”地震后到2011年,这期间除开展保护工作外,保护区主要开展“5·12”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工作,完成了对地震受损保护基础设施的修复与重建工作。

从2012年到现在,尤其是十八大以后,是保护区长足发展的时期,这期间天保生态公益林补偿资金全面实施,大熊猫保护监测成效显著。

熊猫家园渐趋安全

纵观40年来,白水江地区大熊猫数量变化曲线先呈现锐减趋势,然后经历平稳过渡,现在呈缓慢上升的趋势。

1974—1987年之间,短短13年,大熊猫数量减少了三分之二。造成如此锐减的原因,刘万年分析认为,除大熊猫本身的内因外,外在的因素包括竹子开花、人为捕杀等活动,使大熊猫数量减少。

加强大熊猫栖息地保护与监测工作迫在眉睫。近年来,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工程、社区节能示范工程等的实施,结合当地政府脱贫攻坚工作,白水江保护区根据自身特点不断改进和完善天然林保护实施办法,摸索社区共管机制,目前已经形成集体林管护责任到人、管护面积到户、资金分配到村、资金监管到站的工作模式,采取专业管护与全民日常管护相结合的办法,有效改善了区域内大熊猫栖息地和潜在栖息地的质量,为大熊猫提供了更为安全、舒适的生存空间。

据了解,为保护好这片“国宝”的绿色家园,保护区实行专业管护与全民日常管护相结合保护模式,成立了村民护林队,他们除了完成保护区管理局安排的工作外,一有时间就自发到保护区进行巡护监测、森林防火等工作。李子坝村村主任王安福就是该村护林队的一员,已经干了十多年了。他告诉记者,完成一次巡护少则两三天,多则一半个月,“饿了啃几口饼子,晚上就睡在简易帐篷里。”

作为保护区工作人员,没有比亲眼见到自己保护的珍稀动物更开心的事了。记者从工作人员取回的红外线录像中看到,一只体态丰腴的大熊猫慢吞吞地走到树前,用屁股在树上蹭了几下便“大摇大摆”地走开了……刘万年介绍,除了人工巡护外,保护区还安装了红外相机进行野外监测,每个季度都会拍摄到大量大熊猫、羚牛、林麝、金猫、青鼬等数十种珍稀野生动物的清晰照片和视频。

白水江保护区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起步于2003年,随着监测工作的不断深入,巡护监测管理制度、巡护监测评价办法、巡护监测专项奖励等制度和办法不断得到完善,GPS、GIS、红外相机等先进设备逐步投入使用,为大熊猫保护和研究积累了大量、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使该区域大熊猫保护由日常性逐步转向技术型。

随着保护区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大熊猫的数量也是稳中有升。据2016年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显示,白水江保护区有野生大熊猫110只,居全国大熊猫自然保护区之首,占我国大熊猫总数的十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