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沙地十年减少过半,绿色装点幸福生活

  冬闲时节,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凤仪镇南庄村的李元生,却忙着往自家李子树下堆运羊粪。“到春天羊粪就发酵好了,这是上好的有机肥。”李元生家4亩承包地和24亩坡地,全都种上了青脆李、红脆李,去年收入30多万元。
  南庄村家家户户都种李子,平均每亩年产值可达1万多元,最高5万元。去年,全村最后两个贫困户甩掉了贫困帽。
  种果树,能致富。阿坝州已建成核桃、花椒、木本药材等各类林业产业基地68.9万亩,年产干果、木本药材、森林食品等林产品1.3万多吨,72.5万名群众从中收入11.5亿元。
  索朗也希同样是阿坝州绿色发展的受益者。他家曾是贫困户,如今,他和3000多名贫困群众走上生态保护岗位,年均增收4800元。
  目前,阿坝全州已有自然保护区25个、森林公园4个、国家级地质公园3个、风景名胜区9个。全州创建省级生态县1个,国家级生态乡镇16个、省级优美乡镇2个、省级生态乡镇46个,省级生态村30个、州级生态村529个。
  绿色,正成为阿坝最亮丽的底色。
  产业布局做好“加减法”   元旦小长假,汶川水磨古镇游人如织。“5·12”地震前,这里是一个工业重镇。镇上烟囱林立,60多家高污染、高耗能企业终日排放烟尘,环境污染十分严重。灾后重建中,阿坝州将所有企业搬离水磨古镇,打造以旅游产业为龙头的藏羌风情旅游名镇。如今,古镇百姓在自家房屋开餐馆、宾馆,吃上旅游饭,呼吸上清洁的空气。
  水磨古镇的嬗变,见证着阿坝绿色崛起的努力。“作为国家重要生态功能区、长江黄河上游生态屏障,绿色是阿坝最大的底色,生态是阿坝最大的资源。”阿坝州委书记刘作明说,为保护生态,阿坝近年来坚定不移实施“生态立州、绿色崛起”战略,促进经济与生态协调发展。
  工业经济占大头的阿坝,定位“绿色循环”,做好“加减”法:“加”——新增新工艺、成倍增长的企业效益和更强市场竞争力的企业,探索跨区域合作发展“飞地”经济模式,与成都市合作在金堂县建立成阿工业园区、与德阳市合作在绵竹市建立德阿生态产业园区,州内工业集中、集约、集聚发展,建立汶川漩口新型工业集中区、茂县土门循环经济区;“减”——减掉低端产能与噪声粉尘企业,先后停产阿坝工业园区14家企业,淘汰29家企业落后和过剩产能。
  围绕川西北生态经济示范区建设,阿坝加快开发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改变以水电为主的单一能源供给模式,为地方经济发展增添新动力。截至目前,阿坝州光伏项目已并网超过15万千瓦。
  山川家园重新绿起来   “5年前,这么大的风一刮,肯定飞沙遮人眼。”若尔盖县辖曼镇河拉村村民夺吉当周抓了抓头发,摊开手——掌心干干净净,“现在高山柳长起来,沙尘飞不起来了。”
  辖曼镇是若尔盖县沙化最严重的地区,沙地一度蔓延到镇政府附近。如今,沙化地里伫立着一排排整齐的高山柳,一株株黄色的草帘子将它们连接起来。夺吉当周忙着给治沙队搬有机肥、送酸奶,“我们受够了风沙的苦,希望家门口重新绿起来。”
  从“靠山吃山”到“靠山治山”,四川藏区农牧民的生态保护意识和主动参与意识越来越强。
  为保护草场,若尔盖县求吉乡上黄寨村成立生态畜牧合作社,用圈养代替传统放牧,减少草料浪费,减轻对草场的破坏,冬天也可以喂养牛羊,经济收益大大提高。阿坝越来越多的羊群从草场走向圈舍,牧民的生活方式发生明显变化。
  麦溪乡位于四川若尔盖县湿地核心区,村支部书记足巴甲提议,嘎沙村成立“嘎沙村种草治沙牧民协会”,已坚持6年在沙化地里撒播草籽。
  红原县瓦切乡牧民石斗卖掉了家里的300多头牦牛,在自家的草场边开了一家牧家乐。“牲畜没了,但美了草原,引来了游客。”这两年,石斗家的牧家乐每年都有10多万元收入。
  生态扶贫鼓起钱袋子   全年日照接近1700个小时、地势好还不缺水,如今的汶川县大寺村,漫山遍野都是种植园。
  过去可不这样。村民大多靠种粮食维持生活,一年没几个收入。
  2015年10月,四川省林科院成立大寺村产业帮扶专家组,派出专业技术人员,开展测土配方,手把手传授脆皮李的施肥、修剪、病虫害防治等技术。村民杨军将原来4.5亩地改种脆皮李。2017年李树开始挂果,扣除成本收入3万元,摘掉了贫困户帽子。
  大寺村林地多,空气好,夏季凉爽,距离大城市也不远。两年前,在帮扶单位帮助下,村民杨志文回乡办起了农家乐。没多久,当地最大的农家乐——大寺古羌文化传习所拔地而起,当年山里就来了城里的观光客。“以前根本没想过,我们这里还能有城里人来耍。”杨军感慨。大寺村去年全年接待游客1000余人,营业收入超过10万元。2016年8月,大寺村申报成为全国生态文化村。
  生态扶贫,阿坝下足“绣花”功夫。阿坝州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阿坝每年整合3亿元资金推进生态扶贫,深度开发造林绿化、沙化治理、森林管护、草原湿地保护等生态公益性岗位2.6万个,确保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有1名符合条件的劳动力在生态公益性岗位就业。
  在若尔盖县,养了半辈子牛羊的贫困牧民罗科,去年9月当上了若尔盖花湖湿地保护员,每月能领到830元补助款。目前全县已选聘森林管护员264人、湿地管护员24人、防沙治沙工程后期管护员12人,300名来自贫困户的管护员每人每年增收9960元。
  做好生态建设这篇文章,阿坝已尝到甜头。(记者 刘裕国)

  中国绿色时报9月20日报道(记者 李娜) 四川省的沙漠化土地主要集中在川西北地区。2007年以来,全省累计治理川西北沙化土地81.5万亩,巩固治沙成果45.8万亩。2015年第五次沙化监测显示,与2005年第三次沙化监测相比,全省沙化土地总面积减少5.6%,流动沙地减少52.7%。在日前召开的川西北防沙治沙现场会上,有关领导和科研人员交流总结先进的治沙模式和技术,为下一步更好地开展川西北沙化土地治理工作打下基础。
  开展治沙试点   四川省沙化土地集中分布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甘孜藏族自治州,面积79.7万公顷,占全省沙化土地总面积的92.3%。四川省林科院林业研究所所长鄢武先介绍,甘孜、阿坝两州的沙化常被称为“川西北沙化”,主要呈斑块状和带状分布,尚未形成大面积连片沙化。科学考察和专家论证认为,川西北沙化是我国大西北沙化的组成部分,目前总体处在发展的初级、中级阶段,正处于防治的最佳时期。
  2007年,四川省林业厅和省财政厅牵头,启动了省级防沙治沙试点工程,通过围栏封育、营造防风固沙林、设置沙障、播种牧草、草地封育、灭鼠治虫等综合措施,积极治理沙化土地。工程先期在若尔盖、红原、理塘、石渠4县启动,2010年后陆续增加了阿坝、色达等县,至2017年治沙范围扩大到21个县。此外,省级财政近年来还安排专项资金,通过围栏及沙障修复、有机肥补施、灌草补植补播、延长封禁管护期限等措施,对治沙成果进行全面巩固。2013年至2017年,省级财政累计投入资金2.13亿元,完成新治沙8万亩、成果巩固47.2万亩。
  2013年,四川省又启动实施了川西藏区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沙化土地治理工程。当年3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实施《川西藏区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2013-2020年)》,规划自2013年至2020年投入资金32.22亿元,治理沙化土地28.85万公顷。截至2017年7月中旬,这项工程落实“十二五”治沙资金8.71亿元,共完成沙化土地治理4.34万公顷。
  创新治沙模式   川西北属于高原高寒地区,四川省根据当地实际情况,不断探索更适合当地情况的治沙模式和机制。针对防沙治沙工程外地中标队伍不适应高原营造林工程技术要求这一难题,四川省林业厅通过与发改部门协调,出台指导意见,明确川西藏区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沙化治理中的营造林项目可以不通过招投标程序,采取村民自建方式进行。省林业厅、阿坝州林业局通过与州发改委协调,允许高原森工企业、国有林场参与省级财政防沙治沙试点示范项目劳务竞标。在若尔盖县2013年度沙化治理成果巩固项目公开招标中,松潘林业局在12家竞标企业中脱颖而出,成功中标,成为阿坝州森工企业参与政府防沙治沙项目的首个成功范例。壤塘、黑水、甘孜等县也积极开展项目自建探索。
  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采取生物措施、工程辅助措施相结合的综合协调方式治理沙化土地。“为提高沙化治理成效,我们针对不同的沙化土地类型和立地条件,采取了多种治理模式。科研人员还因地制宜采取了修筑挡沙墙的办法,有效拦截流动沙地。修筑挡沙墙已成为我们县防沙治沙工程的典型特色措施。”理塘县环林局工作人员祝希强告诉记者,理塘县在水流较急、水流冲蚀强的沙沟、山谷内,采取修建石头挡沙墙的方式,阻止因暴雨季节水流导致的流沙蔓延,将沙化土地蔓延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他们在设置挡沙墙、生物沙障网格及牛羊粪加强肥力的基础上,选择适合高原生长的高山柳、小檗等灌木和黑麦草、披碱草等草类,大密度撒播草种和植灌,促进沙区植被恢复。
  “我们县在防沙治沙工程建设中尽量聘用当地群众参与,使当地群众通过沙化土地治理工程建设获取务工报酬,提高当地群众防沙治沙的积极性,顺利实现休牧,从而避免人畜再次破坏草地。”祝希强介绍,对已治理的沙化土地的后期抚育管护,理塘县尽量聘用当地牧民对治理区进行看管,确保沙化土地治理成效得以保证,助推林业生态扶贫。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红原县、壤塘县等试点县也因地制宜探索创新更适合当地的治沙模式。壤塘县在植被盖度小于等于25%的沙地,采取“柳条沙障+撒施牛羊粪+灌草恢复+围栏封禁+管护”的治理技术;在植被盖度大于25%小于等于40%的沙地,采取“撒施牛羊粪+灌草恢复+围栏封禁+管护”的治理技术;在植被盖度大于40%的沙地,采取“补播牧草+围栏封禁+管护”的治理技术。红原县探索利用生物植被毯的方式在重度沙化小班进行覆盖。“这种新模式治理沙化土地能有效遏制沙化蔓延、增强土壤保湿保温、促使草种发芽生长。”红原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工作人员喻安庆介绍,生物植被毯模式采用稻麦秸秆、棕榈、椰丝等纤维为原料制作植被毯,采取“植被毯+种植土+牧草种”的治理模式,可有效治理和改善沙化土地现状。
  加强科技合作   在开展防沙治沙试点过程中,四川省不断加大科研力度,实现科学治沙。2007年和2010年,四川省林业厅两次组织国家级和省级有关专家,以及环保、气象、水利、农业等部门工作人员分赴阿坝州、甘孜州,对川西北沙化土地状况进行了多学科综合考察,并邀请包括6名“两院”院士在内的40多位专家学者在成都和北京进行科学论证。四川省每5年进行一次沙化土地情况监测,掌握沙化现状和变化情况,为编制有关规划、进一步开展防沙治沙工作提供决策依据。
  四川省还积极探索适合沙区特点的生物材料及治沙模式,强化科技成果在治沙实践中的转化应用。省林业厅、科技厅、环保厅就川西北草地沙化治理生态经济新模式研究与示范进行对接,并达成三部门联合推动的共识,积极开展沙化治理新模式、沙生植物选育等研究和探索。
  各试点县也结合当地实际,积极开展科技合作,提高防沙治沙工程的科技含量。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为例。
  若尔盖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工作人员王嘉智介绍,县环林局先后与阿坝州科学院、四川省林业科学院、四川省草原科学研究院、中国林业科学院等单位合作开展治沙新材料试验、沙地草场恢复技术、流沙固定技术及荒漠化土地监测与地理信息系统等研究探索工作,并对土地沙漠化治理经验和方法进行了总结和归纳。县环林局还建立起科研与实践结合的交流合作平台,与中国林业科学院和省林科院合作实施了若尔盖高寒沙地防沙治沙技术应用与示范区建设项目、与阿坝州科学院林科所联合实施了若尔盖沙化地综合治理模式示范与推广项目。
  若尔盖县环林局还加强与科研单位的育苗技术合作,在高原建立起治沙材料繁育生产基地85亩,开展治沙材料品种选育试验近10种,年培育高山柳等各类优质治沙苗木220余万株。同时,若尔盖县鼓励群众育苗,在农区发展群众育苗基地两处,总面积近50亩。